何加林:抚琴弄墨的艺术人生

2021-04-28 11:02:18来源:新华网
生成海报
字号:

何加林旧照

访谈嘉宾 何加林

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专业,先后获文学学士、硕士、博士学位。现任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馆长,博士后、博士、硕士生导师。曾任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副主任、教授、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主任。系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副主席,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,中国画学会理事,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,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、客座教授,上海美术学院客座教授。获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,入选中宣部全国文化名家暨“四个一批”人才工程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。

从颜料之缘到全国美展

从小便与国画有着不解之缘;努力的人终会被“幸运之神”眷顾

问: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上绘画之路的?

何:差不多是1974或1975年吧,我父亲带着我们一家人在上海一家百货公司,我就对文具柜台特别感兴趣,看到那一根一根的颜料特别有想法,但是我父母说那颜料加在一起挺贵的,旁边有一盒马利牌的中国画颜料,说这个便宜,当时我也不懂,我说那就买这个吧。它是一盒国画颜料,而那批是油画颜料,我后来想如果我当时买油画颜料的话,没准现在是油画家了。

我的伯父是浙江美术学院雕塑系的老师,其中有一个老师在画潘天寿的荷花,我在窗口上看着特别好奇,回到家以后我就记录下来,开始尝试着画。后来在企业工作这么多年,因为一次电工事故差点儿把命搭进去,突然觉得我的人生应该改变,我想我喜欢画画,那我就去考美院吧。读大四上半学期的时候,参加了中国美术家协会改革开放开始的第一个大奖赛——中华杯中国画大奖赛,我获得了二等奖,当时获了这个奖以后,我觉得幸运之神降到我身上了。

问:通过那一次就成为了您整个绘画当中的一个分水岭吗?

何:也不是,其实人生没有特别明显的分水岭,在我看来就是不断的积累,之所以还坚持呢,就是跟我从小到大喜欢体育运动有关,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展开始征稿,我那个时候在书法家协会,我不是跟美术有关联的工作,假如说这次你放弃了,可能以后你永远都会放弃了,当时画了一张画我觉得很得意,就赶快把它拖裱一下,没想到还没有完全干,一下子全糊了,后天要交稿,我今天把他弄砸了怎么办,那个时候心情可真是掉到低谷了。晚饭的时候跟很多农民工在一个棚子里吃饭,我看农民工在那聊天,他们很津津乐道他们做的那些事,他们干的那么辛苦的工作,我这还算是比较不错的工作,而且自己还努力在画画,我干什么不让自己快乐,我这样一想心情马上改变,回去以后,又通宵画了一张,画完用电吹风把它吹干再拖裱,第二天就交掉了,没有想到这幅作品入选全国美展。

《雪山飞鹰》

超级球迷的疯狂之旅

他是艺术家,也是超级球迷,是什么让他将体育视为一生所爱

问:您干过最疯狂的一件事给我们说说。

何:那一届世界杯好像是罗伯特·巴乔踢飞点球的那一场,当时我们杭州市青联委员组织我们到甘肃、新疆搞互动活动,我一算决赛那天晚上正好我们在火车上,我家里正好有一台九寸的黑白电视机,是可以放电池的,我当时带了十多节电池,怕它到时候一半没电了。那天晚上我们正好在火车上,看的时候一打开一片雪花点,一会儿有图像了又没声音了,但是罗伯特·巴乔踢飞点球的那一瞬间大家看到了,很沮丧。那次出行有一个多星期,我就扛着那个电视机,这个在所有的球迷里肯定是没有的,所以我觉得我属于超级球迷。

筹备奥林匹克艺术博物馆国际画展

对体育和水墨有着双重热爱的他,会用怎样的中国画方式表达奥林匹克精神。

问:我们知道您正在为洛桑的画展做着准备,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?这次我们会选取哪些题材呢?

何:现在已经接近尾声,将近10幅作品画完了,创作过程当中能够为奥运会喝彩,也是我们每个中国艺术家责无旁贷的责任。这次其中有一件主要作品叫《雪山飞鹰》,表现的是瑞士的一座山,在雪山上面有很多滑雪运动员从高处往下滑雪。

我还画了荷塘,开满了荷花,我用这个“荷”谐音到和平的“和”,展览有一个主题叫中国红,但是我想在这个主标题之下我能赋予它另外一种寓意,就是中国的“和”。

还有一幅作品叫做《天使家园》,这幅作品里面我画了一些树,树上面有很多树叶,我是用橄榄枝的树叶的方式去表达,因为奥林匹克它有一个橄榄枝,象征着和平。所以在这样一个和平的世界里,我把中国的动物还有狮子、老虎,甚至和飞鸟放在一起,让他们和平共处。这是我理想的寓意。

何加林1993年作品《秋气嶙峋》

《荷塘月色》

《天使家园》

责编:闫宇航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